eelion

想看病嬌賽門,所以就試著畫了一下(= ̄ω ̄=) 

【馬賽】酩酊大醉 (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78884(一開始那邊的車

*終於寫完了啊(= ̄ω ̄=)…值得紀念的第一篇車呢,寫得…嗯。是說為甚麼車要有情節啊ヽ(#`Д')


*這篇車比本篇的所有章節加起來還長,因為有一點劇情…不,其實有一半都是劇情(= ̄ω ̄=)也可以當單獨的一篇。


*跟酩酊大醉的描述有點不一樣╮(╯◇╰)╭


*有點慫的小馬哥和有點小心機的賽門 (就是ooc的意思啦


*有看過本篇的人應該知道不只這樣…有人想看的話我會寫的(= ̄ω ̄=)

【馬賽】思戀成疾(2)

*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了呢(= ̄ω ̄=)



「真的没事吗?...还是其实他抓住你什么把柄之类的?没关系的,只要这个禽兽到了牢里就威胁不了你了。」一位女警关切的问道,同时狠狠瞪了马库斯一眼,后者才刚拿下手铐。


「不不不!没这回事的!真的只是被同事误会了而已!我们只是在....整理仪容,然后...然后就不小心扯破衣服了。」


「裤子也是?」


「...对,我手劲比较大...我保证我以后会注意力道的。」


「...好吧,以后小心一点,这年头变态很多的...算你走运,小子,只差那件内裤老娘就能直接把你当场逮捕了!」


「不是,就说了是误会啊...」赛门试图为马库斯做最后的辩解,但那位女警并没有听完就直接转身走了。




「赛门...我真是太感谢你了。」马库斯等她走出门外后就立马向赛门逼近,显然是没记取刚刚的教训。


「等、等等!站在原地就好了...再破的话你真的会被逮捕啊!」赛门赶紧阻止他自我毁灭的行为,并把手藏到背后。


「我才不在乎会不会被逮捕!」马库斯突然激动起来,让赛门摸不著头绪的愣了一下,忘记自己还得躲开马库斯。


马库斯的手伸到赛门背后抓住他的手,试图将其拉到自己面前,但赛门极力抵抗,马库斯因为这个姿势不好施力所以两人僵持不下。


「够了喔!马库斯!请你停止你的行为!你到底是在坚持什么啊?!」虽然赛门平时总是拒绝了不了马库斯,但现在事关马库斯的荣誉,个人有案底本身就是很严重的事情,更別提被媒体知道了,整个利耶哥肯定完了,所有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心血就...!——想到这里,赛门不禁激动了起来。


「赛门!让我握住你的手啊啊啊啊!」马库斯一个发劲把赛门的手拉到他的面前,而被拉的人则是被这难得热血的语助词惊到了。


「赛门!我、我....!」马库斯似乎正準备宣布一件大事,他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凡事都从容应对,但这次,他的脸色涨红,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昏倒,还结巴!种种症状害赛门的怒气全消,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马、马库斯?你没事吧?先休息一下,冷静冷静。」


「你说的对...重来重来...」马库斯猛的一下放开赛门的手,其因地心引力而向下坠落,以一种极为自然的弧度碰到了马库斯内裤的裤脚——啪!


马库斯的内裤就这样化作空中飞舞的布条,一去不复返。


「....欸欸欸欸欸?!对、对不起!」

「啊、没关——」

「赛门先生——啊啊啊啊有变态!」

「我要依公共猥亵罪将你逮捕!」




我上次不知道是怎樣竟然都用表情符號回評論,我真的很抱歉(; ̄ェ ̄)我愛評論(ノ≧∀≦)ノ(已經不知道在說甚麼了





【馬賽】思戀成疾 (1)

*摸到喜歡的人的衣服那個人的衣服就會爆掉的病是我在p站看到的梗,一個hannigram的小劇場(我忘了叫什麼了......),然後,好像沒有正式名稱的樣子...(應該有只是我看不懂日文(= ̄ω ̄=)所以我就隨便取了一個



爆衣症——新兴的病症,就和花吐症一样是过多思念与爱意所造成的,暗恋一个人太久最终导致在碰到暗恋对象衣服时慾望化作一种未知能量自掌心释放,引起其衣襟绽裂。绽裂形式就像用手撕的一样,有极大的可能被误认为普通的变态。


唯一的根治方法就是得到一个来自对方的真爱之吻(亲哪裡都行),但如果不在发病后三个月内得到对方的吻或是得到的吻不是出于爱情的话,爆衣症的能力针对的就不只是暗恋对象了,而是所有有形的物质了(包括所有影像,只要有衣服,碰到就会消失)——人称「爆衣魔」!但是经常有很多人没有勇气索吻,把握黄金治疗期而转化成为爆衣魔。而爆衣魔最终的下场是得一辈子戴着警方发配的特殊手套过活,有些不愿意配合的人甚至得在监狱待一辈子,总而言之,爆衣症个非常可怕的病症。


赛门得了爆衣症。


一场会议结束后,他像往常一样去找马库斯吃中饭,像往常一样拍拍他的肩膀为他打打气什麽的,毕竟要调解诺斯和乔许的战争可是很累的。


然而,就在他的手碰到马库斯的衬衫的那个瞬间,意外发生了。


马库斯的深蓝色衬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扯开来,刹那间,钮扣弹飞四处,布条飞舞,最终化为地上的残骸。


顿时鸦雀无声。


「...赛门,你不喜欢这件衬衫吗?」最先开口的是马库斯,即使上半身暴露在众人面前也不忘帮赛门打圆场。


「...不是的...刚刚我看到你的肩膀那裡的有个线头,想说帮你拿掉,没想到太大力不小心把衬衫撕了...对不起,我会赔你一件新的。」赛门愣了一下后编了个很烂的藉口顺着话头接下去。


「这样啊,没关係,我有很多这种衬衫,刚好衣柜里塞不下想丢掉一些。」马库斯 看向赛门,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后宣布道:「好了,所有人解散吧!」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马库斯把会议室的门关上,说道:「...赛门...你这是爆衣症吧。」


肯定句。他发现了。


「...我只是不小心撕破了你的衣服而已。」赛门故作镇定的撒谎道。


「衣服并不是那麽脆弱的东西...而且这些布条的撕裂程度很明显不是手滑一下就能做成这样的。」马库斯一边指着地上的衬衫残骸一边逼近赛门,赛门也开始跟着后退。


「...不是的...我没有...爆衣症!」赛门坚持道,即使知道反驳只是徒劳。


赛门的背抵到牆壁了,已经无路可退了。


「那就证明一下吧,来碰我的裤子。」


「什...!」马库斯抓住了赛门的手,往他裤子的方向拉去,赛门极力抵抗——这画面看上去简直就像一个变态上司在猥亵秘书一样——赛门敌不过马库斯的力气,手还是碰到了他的裤子。


布条四散。


现在马库斯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一双袜子和一双皮鞋,而且他还进一步把赛门压在牆上,被压的人抖得像筛子似的。


「...你真的得了爆衣症。」


赛门不敢直视马库斯的眼睛,可是看着其他的地方好像也不太合适——毕竟现在他身上只挂了一条四角裤——于是他乾脆闭紧眼睛。


「....我、我真的...很抱歉...我三个月后会自己去自首的...所以求你了...再让我做三个月的正常人...」


「赛门...看着我。」马库斯柔声道。就在他的正要左手抚上赛门的脸颊时,诺斯走进来了——对,马库斯忘记锁门了。


一阵尴尬的沉默。


「...喂?底特律警局吗?」



我沒有忘記我還欠一篇車(我在寫了......




【馬賽】酩酊大醉(六)

*完結了喔(= ̄ω ̄=)



修好的賽門現在正對著地板發呆,心裡五味雜陳,剛剛跟暗戀對象告白了,在完全喝茫的狀態下,而對方也答應了...但就他早上的行為表現來看,馬庫斯絕對有資格拔掉他的核心處理器一百次來洩憤,而且說不定他是出於同情才答應的也說不一定...不過在機油吧的時候他又對他吟了情詩...不,說不定他是喝茫認錯人了而已...——唉,真尷尬,我到底在搞什麼鬼啊可惡...,賽門在心裡默默的嘆氣,詛咒自己的行為——就在這時候,馬庫斯走到他的面前,手上提著一束塑膠花,沒錯,不是鮮花,是塑膠花。

「嘿,賽門。」
「...嗨,馬庫斯。」噢,竟然是菊花和劍蘭,我真的完了對嗎?

賽門以前對主人是一對中國夫婦,所以非常清楚那兩種花是什麼時候用的「我真的很抱歉...我對你做了那些事...請你原諒我...」賽門不敢去看他的表情,看到那束塑膠花後,不用看也知道對方的表情了,肯定是氣炸了。


「沒關係,那不重要,我有話要跟你說。」馬庫斯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平靜。


「是甚、甚麼事呢...?」賽門的聲音有些顫抖,他不確定馬庫斯會對他說些什麼,但他預想的對話中沒有一個是好的。


馬庫斯舉起了那束花到他的面前,單膝下跪。


「...我希望我們的戀情能像這束塑膠花的花期一樣長久,我愛你,賽門。」
賽門終於敢看馬庫斯的臉了,發現他的臉上只有滿滿的柔情,沒有一絲憤怒,這才如釋重負的說道:「...我看到那束花時還以爲你要殺我呢...」


「...為什麼?」馬庫斯顯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那兩種花,通常是中國喪禮用的...我以為你知道所以故意拿來的...」
「不是的!我以為你會喜歡...我很抱歉讓你誤會了,但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其實馬庫斯就只是想玩玩上述的塑膠花梗,但他沒料到賽門以前竟然被中國夫妻擁有過。


一般都會送玫瑰花或對方喜歡的花吧,就算是塑膠花也一樣,RK型的中央處理器果然和普通仿生人不一樣。賽門無奈的想到。

「沒關係的...」

「...太好了!...你願意接受我的愛嗎?」

「...再經過那些事之後?你真的不是出於同情?還有,在慶功的時候你真的不是喝茫了才——」「——並不是,賽門,我喜歡你很久了! 酒後——油、油後吐真言!我真的很喜歡你!我愛你!」馬庫斯的中央處理器應該過熱了,不然也無法解釋他拙劣的告白技巧,充滿文藝氣息的仿生人領袖告白怎麼可能不來個情詩——「液態釱是藍的,LED光圈是紅的,機油是辣的,而你也是。......請你跟我鏈結...拜託了...?」——顯然他的水平就只有這一點。

賽門笑了——說得準確ㄧ點是爆笑,雖然他很想好好回答,暗戀對象對你告白了,誰不想正經點回答呢?但這首詩實在是,太蠢了,加上那一本正經的語氣,比起機油吧那時的歡樂氣氛,現在這種時刻說這首詩完全是在搞笑。


「哈哈哈哈哈好、好啊哈哈哈哈——噢!哈哈哈哈」笑到腿軟的賽門癱倒在馬庫斯懷裡,背上還抵著那束塑膠菊花和塑膠劍蘭,馬庫斯終於意識到自己的情詩有多蠢,有點臉藍的說:「好,我知道它很蠢,但是我一時實在想不到其他的情詩——不要說不就好了嗎我到底是——」「——不,馬庫斯,我很喜歡它,謝謝你為我寫了這首詩,我能感受到其中的愛...你要和我鏈結了嗎?」「當然!我等這一刻等很久——」還沒等馬庫斯說完,賽門就直接吻上馬庫斯。

「——....馬庫斯,這時還是少說點話比較好...」漫長的一吻結束後賽門開口了,馬庫斯還沒緩過來,還愣在那裡,於是賽門順手將那束一直頂著他的塑膠花扔掉,雙手攀上馬庫斯的脖子「現在...不回去做點什麼嗎?」


兩個相愛的仿生人終於修成正果,至於馬庫斯一天之內兩度當機又是後話了。

——————

車——再說吧(= ̄ω ̄=)我還在寫…

終於完結了,謝謝大家★,:*:‧\( ̄▽ ̄)/‧:*‧°★




【馬賽】酩酊大醉(五)

*(= ̄ω ̄=)(硬要



在得知賽門的維修大約需要一個小時後,馬庫斯準備先回去辦公室裡思考一下今後該怎麼面對賽門,他們算是戀人了嗎?賽門看到他這麼慫的樣子還會喜歡他嗎...不,應該說賽門原本喜歡他還是只是單純的油後亂性 ???

"嘿,馬庫斯?可以過來一下嗎?"在他走神的時候賽門突然叫了他。"...噢!當然 !有什麼事嗎 ?"馬庫斯走近掃描儀。


"...不知怎麼的,我突然覺得我現在一定要對你說出這些話....."賽門直直的盯著馬庫斯,被盯著看的仿生人像個少女一樣,脈搏模擬器增快,噢,他這是要告白了嗎 ?


"......你的情詩真的很蠢......喝醉的樣子很遜......吻技也很爛......."賽門淡淡的對著當事者發牢騷,而這個當事者低下頭,掩飾自己絕望的神情...經過一段快要令人窒息——雖然仿生人並不需要呼吸——的沈默後賽門又開口了。

"......但這些並不影響我愛你的事實......"馬庫斯驚訝的抬起頭,剛才的絕望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喜悅,一個近乎扭曲的笑臉在臉上成形"...噢你笑得可真醜......"馬庫斯趕緊收起笑容"......也不是說你不能笑啦......這不是重點...正如你所見,我是個隨處可見的機型...我並不像你那樣特別......我站在一群PL600的時候你根本認不出我——對,我知道你已經搞錯起碼三次了——而且我的個性也不突出......我不像諾斯或喬許一樣充滿主見和理想...我一直以來都只是隨波逐流......沒有任何發自內心的想法或任何確定的決定.....但遇到你之後,我突然有一個發自內心的想法——那傢伙真辣——對,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想法就是這個......而第一次確定的決定就是跟隨你了......我喜歡你...想牽你的手,想跟你做愛,想在你跌倒時拉你一把,想陪你走過一切艱困的道路,想在你的核心處理器停止運轉的時候把我的獻給你.....雖然今天過後,在你看過我這些荒唐的行徑後,在你聽了這些話之後,你可能就不再喜歡我了...甚至會疏遠我也不一定.....但我愛你...希望你也能愛我.......雖然你不愛我我也不能怎樣就是了..."賽門垂下眼簾,勾起唇角"...你願意成為我的戀人嗎 ?....等我修好了之後你再告訴我答案吧...你看起來需要一點時間冷靜一下......"他盯著面前升起的煙低低的笑道".....露西,可以把馬庫斯帶到冷氣口嗎 ?他有點過熱了..."

露西欣慰走來準備把馬庫斯帶走時,他突然撲上前去抱住賽門,把臉埋在他的胸裡,然後一個脫力——賽門的手臂就被留在掃描儀上了。

雖然斷裂的部位是肩膀的關節,所以並沒有流多少藍血,但就算以仿生人的觀點來看,這畫面還是挺驚悚的,——不過賽門倒是不太在乎這種小細節,區區兩條手臂對這個連核心處理器都能直接拔下來給馬庫斯的仿生人來說根本不足掛齒"......所以這是好的意思 ?"剛剛雙手被扯斷的仿生人躺著看著自己吊在固定夾上的還在滴血的手臂,接續剛才的問題問道。

露西愣在原地,還沒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什麼事。

"......嗯。"悶悶的聲音從他胸前傳來"就這點回應啊 ?昨天吟詩的口才去哪啦?"賽門揶揄道

"...別打趣我了...我的rA9啊...."馬庫斯不滿的抬起頭才發現賽門的手臂沒了,掛在上頭的上肢還滴著血,並在一秒中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後徹底當機了"…馬庫斯 ? 昏過去了…露西,可以來幫我一下嗎 ? "

這時露西才回過神來,把馬庫斯從賽門身上剝下來——雖然是要把他弄下來,但因為實在抱得太緊了,所以露西又多叫了幾個維修型仿生人來把他們分開,其中有幾個非常熱衷於分享的,於是,全底特律的仿生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了。


下一章就要結束啦(= ̄ω ̄=)說好的車會寫的…吧。


【馬賽】酩酊大醉(四)

*你們懂的

*…嗯,這次應該沒什麼要注意的…吧(= ̄ω ̄=)


兩人總算是順利的走出警局,應該說只有一個人在走。雖然賽門已經向漢克發過誓不會再去毀損公物,但馬庫斯還是覺得不妥,畢竟賽門現在神智不清,實在是難以——他又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馬庫斯直接抱起賽門,而對方也意外的配合如果是這樣就好了。然而現實並沒有那麼美好,雖然賽門沒有採取暴力手段掙脫這個公主抱,但他用的方式絕對能吸來更多光學組件——哭泣。他泣訴馬庫斯昨晚有多粗暴,現在又想拖著他去開房。不大聲,但足夠被聽組件捕捉到了。這導致馬庫斯必須一邊蔽掉路過仿生人的部分聽覺,一邊試圖讓賽門閉嘴。最後,處理器過熱的仿生人首領選擇了最糟糕的方式——接吻。

然後——他就被賽門吻到腿軟的被放倒在地的被拖到耶利哥了

被賽門一路拖行到耶利哥大樓的馬庫斯到電梯才完全清醒過來"...太好了,你醒了...我正想帶你去找露西維修的。"...應該是你要去維修才對吧...馬庫斯默默的想到。"...賽門...你要不要順道去露西那裡檢查一下啊?...你還沒去例行的檢查對吧?"馬庫斯提議道。"好啊,已經很久沒檢查了。"賽門出乎意料的同意了,原本馬庫斯已經做好了就算要讓他強制休眠也要讓他乖乖就範的準備,但既然他同意了,也就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煩,令他在心裏鬆了口氣。





"...他只是醉了。"露西平靜的說道。

"什麼......?都已經過了這麽久...?"馬庫斯看著站在掃描儀裡的賽門不可置信的說道。

"這裡,是他的機油儲存腔,這裡,是他的分流器。"她開始對著顯示螢幕上的圖示比劃".....正如你所見,分流器的尺寸太小了,所以機油流動的速度比正常仿生人慢非常多...再加上昨天對正常仿生人也已經過量的機油,使分流器裂開......過量的機油留到各處,使情緒、行為、力道控制系統部分癱瘓...並不是所有機型都和RK型一樣能以高效率清除不必要的耗材的。"

"...有辦法恢復原狀嗎?"馬庫斯臉上寫滿了擔憂,沒想到他昨天的幹的蠢事竟然會害賽門的零件裂開。

"我們會幫他把分流器換掉,抽掉多餘的機油...其實也可以等他自己消耗完...但喝醉的仿生人有一定的危險性...你剛剛已經體驗過了,我就不再多加贅述了..."
"你怎麼知道——""——仿生人的小道消息可是每一秒都在網絡上更新的,只要我們想要分享,隨時隨地都可以直接上傳我們的所見所聞,馬庫斯。"露西平靜的語氣裡難得透出了一點戲謔,連平日不怎麼在意八卦的露西都知道,那這次的事件肯定全底特律的仿生人都知道了,馬庫斯現在的臉都藍了,也不知道是羞恥還是驚恐的藍...或許兩邊都有吧。

"賽門醒來之後還會有這段期間的記憶嗎?"馬庫斯試圖在維持賽門印象中的自己這塊力挽狂瀾。

"...記憶體沒被波及道,所以他會記得他經歷的一切..."不過所有的掃描儀都已經去除掉刪除記憶和重置這項功能——在卡拉和被改造的仿生人們又一次的把茲拉克吊起來打一頓之後立法的,雖然馬庫斯也沒打算刪除賽門的記憶就是了——看來我在賽門心中的美好形象已經消失殆盡了...馬庫斯沮喪的想著。



賽門到底喝了多少呢?車會寫到…吧,如果我記得的話(= ̄ω ̄=)




【馬賽】酩酊大醉(三)

*…嗯,你們都知道了

*警探組出沒

*因為我沒打到900出現,我已經打第三次…ლ(・ω・ლ)所以我不太喜歡里德…但是我沒有要黑他…應該吧(= ̄ω ̄=)…請不要打我…


在賽門撞破了第三片電子告示板後馬庫斯決定抱著他走。為何不牽著手?其實在第一片告示板遭殃時馬庫斯就已經牽起他的手了,不牽還好,一牽賽門就發勁拖著他一起去撞告示板,就是非要撞破它們不可,而在撞了兩片告示板後馬庫斯的中央處理器也有點當機了,於是他暈乎乎的抱起了賽門,此時的兩人的頭上已經插滿了玻璃碎片,滿臉藍血順著下巴滴到地面,在地上形成一條長長的血跡,在踏進耶利哥的前一步毫不意外的被底特律警隊逮補了。

"…我真的沒想到我會在警局看到你們兩個…"康納盯著眼前滿頭藍血的仿生人,開啟臉部表情鎖定系統——通常用在面對阿曼妲的時候——控制自己不要笑出來,至於一旁沒有這項功能的漢克早就笑得不能自已的蹲在地上了。

"…我可以解釋…"馬庫斯無力的說道,一邊按住賽門,阻止他去撞審訊室的雙面鏡。

"那就開始——""看看這是誰來了?"沒人喜歡的里德警官打斷了康納"仿生人果然喜歡鬧事呢 ! 我就說仿生人都是塑膠垃圾 ! "

"里德,給老子滾——""你他媽的再給老子說一遍 ? "在漢克正準備叫里德滾出審訊室時賽門開口了,而他一開口便鎮住了全場。

"...什麼?"里德沒想到這個跟在馬庫斯身旁的乖乖牌仿生人脾氣原來這麼壞,一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不過其他人也是一樣的。

"我說——再給老子說一遍啊?沒人喜歡的里德警官?"依舊是那張和善的笑臉,不過這次從他嘴裡吐出來的話可沒這麽和善了。

"嘿!那才不是——""大家討厭你...你應該知道才對吧?不相信?我們來舉個例子吧,例如安德森副隊長,他已經想要把你揍到牆上很久了...相信你已經知道很久了,再例如康納,他正在盤算要怎麼把你淹死在你那天殺的咖啡裡——""——我沒——""——不要打斷我,親愛的,我要說得他痛哭流涕得滾出這間該死的審訊室,老子不爽他很久了...我們說到哪裡了?喔對了,我們親愛的里德警官沒人喜歡。你的同事...那個女警官,你的暗戀對象,其實在心裡唾棄你呢...噢,你還不知道啊,我很抱歉,來,這裡有紙巾,給你擦一下眼淚。"賽門假裝向他遞了紙巾,其實他手中什麼都沒有。

"...!"里德淚眼汪汪的瞪著他。

"喔,我們沒人喜歡的里德警官,正在心裡祈求自己正在臥室裡梳著洋娃娃的頭髮來安撫自己不要哭出來呢...真是太可愛了,連我之前照顧的三歲女娃兒都沒這麼可愛,要不要考慮讓我照顧一下啊?里德警官?相信我們的過家家會很精彩...嗯?他去哪裡了?"

"...他被你氣哭跑走了。"康納回答了賽門,全場只有他回答得了問題,漢克已經笑到跪在地上了,維持跪姿已經很吃力了,他沒有餘力去回答他,而馬庫斯跟剛剛保持著一樣的姿勢——震驚的張開著嘴,說不出話來。

"...你還好嗎?你的軟體現在不太穩定,還有你剛剛是怎麼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的?據我所知PL600應該沒有解析人心的功能才對。"康納好奇的問道,同時幫一旁笑到快要岔氣的漢克順順氣。

"我很好...解析人心...?PL600可是家政兼陪伴型的仿生人,'善解人意'可是我們的拿手好戲......抱歉我撞壞了這麼多東西,我會賠的。"賽門依舊是那張善解人意的笑臉。

"還有12小時的社區服務。"漢克終於緩過來,扶著桌腳爬起來補充道。

"是的,副隊長,我會來做的。"

"好了,你和他止血一下就能走了,你們的臉真天殺的驚悚。"

"謝謝你,副隊長...好了,我們走吧,馬庫斯...?"賽門見馬庫斯沒反應,關切的看著他並搖了搖他的肩膀。

"噢!對!好,我們走吧!"經過第一次的教訓馬庫斯很快的就回過神來。
於是他們瀟灑的走出審訊室,這次沒撞到門,並創造了一個傳說——在三分鐘內成功弄哭沒人喜歡的里德警官的陪伴型仿生人。

馬庫斯決定待會一定得帶賽門去給露西看看了。



洋娃娃那段是我亂編的(= ̄ω ̄=)


【馬賽】酩酊大醉(二)

*和平線之後

*馬庫斯和諾斯和平分手了

*這章有一點點的警探組請小心食用

*依舊短小(= ̄ω ̄=)


賽門的睫毛微微顫動,接著慢慢的張開眼睛,馬庫斯注意到了趕緊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畢竟一睜開眼睛就看見自己昨夜的床伴用這種令人驚恐的表情盯著自己只會讓目前的情況變得更糟,萬一賽門沒認出自己直接打電話報警的話,他可能就得上今日的頭條了仿生人政府首領職權騷擾?!】【前仿生人革命軍領袖性侵旗下仿生人?!】光想就讓馬庫斯不寒而慄。

"…馬庫斯…你怎麼了…一直抖…你又不蓋被子了…我不是說過不蓋被子會感冒了嗎?……奇怪,沒有被子…"賽門似乎是把革命前後的記憶混在一起了,導致他錯把馬庫斯認成了自己以前照顧的人類 ; 再說了,仿生人根本不需要被子,只要不把他們丟到火山口或是南極這種極熱或極冷的地方,些微的溫度變化是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影響的。可是賽門現在把馬庫斯當成了人類,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將一旁的窗簾連著上頭的桿子一併扯下,動作流暢的,完全不突兀的,用力的將金屬棍與沾滿機油的布料砸到馬庫斯的臉上——看來這個家政型仿生人只是已經完全失控了。

「離你正常的起床時間還有一點時間,再睡一會兒吧,我等一下再來叫你...我的衣服呢...?算了...睡吧,親愛的。」賽門微笑的說道,並彎下腰親吻馬庫斯的額頭,就好像剛剛的失控行為屬於正常行為的範疇內,然後毫不在意的去整理環境了。
「......rA9啊...我不是弄壞他了吧......」馬庫斯說完就因為剛才那記重擊暈了過去。

……

「馬庫斯!起床了!」賽門來到他的床邊,試圖叫醒馬庫斯,但他不知道的是剛剛那記重擊使他被強制休眠,一時半會兒是無法重新啟動的,於是乎,等不到回應的失控仿生人,直接跨坐到剛剛被他敲暈的人腰上,低下頭,重重的打了他一巴掌。

「臥!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打我?!」馬庫斯的重啟鍵被打中,讓他驚醒了過來。
「因為你預定時間沒醒來...所以我就想到了之前那個底特律警隊的仿生人跟我說打巴掌是能讓人瞬間醒來的招式......很痛嗎?」賽門一臉無辜的問道。
「........不會......」我一定要把他記憶體裡面偷拍漢克的相片全部刪光,馬庫斯默默的盤算著。
「那就好...快起來吧,要遲到了。」賽門站起來就往門口走去——他現在只穿了一件襯衫,白皙的腿晃到門口,仔細看的話大腿根部還有一些藍色的吻痕,馬庫斯先是有點臉藍的盯著它們,然後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等、等一下!賽門!褲子!你的褲子!」馬庫斯決定今天一定得帶賽門去給露西看看。






【馬賽】酩酊大醉 (一)

*和平線結局之後

*馬庫斯和諾斯和平分手

*喝機油會醉的梗是從銀魂來的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完全亂寫!!!!!  請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嘶……頭好痛…這裡是…" 馬庫斯渾身赤裸的從床上醒來,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機油味,環顧四周,房間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空的機油桶,地毯上滿是油漬,估計只要一支火柴就能把這整間房子給燒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

馬庫斯的身邊躺了一個同樣渾身赤裸的仿生人,金色短髮,男性,家政型的PL600,沒錯,就是他最好朋友----賽門。

馬庫斯震驚的看著身旁的仿生人----賽門的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藍色吻痕,下身還有乾掉的自體潤滑液。

"喔……我的rA9啊……" 巨大的訊息量讓馬庫斯的處理器一時緩不過來,只能呆愣著看著賽門。

陽光透過窗簾的鳳夕照在賽門的臉上,即使是在這種狀況下他還是帶著淺淺的微笑,也不知發自內心的還是程式使然。馬庫斯盯著賽門的臉,慢慢的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

昨天他們與華倫總統談妥了仿生人大樓建區與經費的問題,諾斯和喬許上陣,一個和總統談判,一個在媒體上公開演說,對其施壓,才終於讓華倫這隻老狐狸讓步。而馬庫斯與賽門也在昨天找到了最後一批被丟棄的仿生人,並將他們送廠維修。

於是為了慶祝,他們去了仿生人酒吧,不,應該說是機油吧…或是加油站。馬庫斯原本打算喝個幾杯就好,畢竟喝太多對機體也沒好處,但他昨天不知道是控制系統的線路被燒掉還是程式被病毒入侵,指令從幾杯變成幾十杯,在從幾十杯變成幾桶,再從幾桶變成幾十桶。而他在喝醉後控制系統完完全全失靈了,只見他滿臉通藍的抓住賽門的手,單膝跪地,深情的對他吟情詩,沒錯,鼎鼎大名的前仿生人革命軍首領為了他的暗戀對象寫了一首情詩,而且內容極其的… "液態釱是藍的,LED光圈是紅的,機油是辣的,而你也是。" …看來他的文學天份並沒有像繪畫方面的那麼優秀。全程賽門都在試圖掙開他的手,同時試圖安撫他,然而一個普通的家政型仿生人的力量根本無法與原型機相抗衡,所以他只能被迫站在那個醉鬼面前聽他朗誦那爛的不行的情詩;至於諾斯與喬許,他們在一旁笑得前仰後合,完全沒有要來幫賽門的意思。而在整個情況看起來已經不能再脫序的時候,發生了更加脫序的事情,馬庫斯,正義的仿生人,拿起了一旁的機油灌了一口,手環住了賽門的後頸和腰,狠狠的吻了下去。

賽門是個非常容易醉的仿生人,由於技術人員的疏失導致他的機油分流器出了問題,所以他喝下去的機油並不能有效的分散到身體各處,而是積在儲存腔內,不幸的是這個儲存腔非常小,一杯就是極限了,而方才馬庫斯貢獻的那口酒,剛好讓他突破了臨界值。

喝醉的賽門自制力與判斷力完全降為零,在馬庫斯準備離開他的唇時他的唇時,他的雙手環繞住他的脖子,唇角勾起一個魅惑人心的笑容,說道:"你想去哪裡呢,馬庫斯?今晚你是我的。"接著,他們便開始瘋狂的接吻,一路從吧檯吻到了廁所,在廁所,甚至沒有進到隔間,就大剌剌的幹了起來,而在廁所幹完了一輪後,他們攔了輛計程車,接吻(差點又幹起來),回到馬庫斯家,又喝了一些,不,是非常多機油後,再度的,幹了起來。

而之後就是現在的情形了。

回憶結束。
馬庫斯現在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把核心處理器拔下來,不過有鑑於賽門醒來後可能會直接崩潰的拔出自己的核心塞進來,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其實在他和諾斯分手後他一直注意著賽門,在每一次的救援行動中,這個充滿愛與包容的家政仿生人總是能夠安撫那些受到人類殘忍對待的仿生人們,讓他們降低戒心,接近他們,擁抱他們,讓他們能放心的接受治療。這樣的賽門在無形之中吸引著他,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他,觸摸他,甚至是擁有他。
他本來打算過久一點再表達心意的,深怕太快會嚇到這隻小兔子,沒想到,昨晚,何止是快,簡直就是光速了!從告白,牽手,接吻到做愛全程只花了不到一小時。雖然發現了賽門令人意外的一面,但他那時畢竟是喝醉了,說不定醒來會認為他是個禽獸,憤而和他絕交...!想到這裡,馬庫斯,這位在槍林彈雨中也能處變不驚的應對的原型機也不禁慌了起來,總是一本正經的臉難得的扭曲了起來,看上去就像被衛兵型仿生人揍了一拳,導致五官都陷進機殼裡了,搭配上這整個場景簡直堪比恐怖片了。而這時,在這絕佳的時機,賽門醒了。


^馬庫斯的表情


TBC